类别: 二手市场 > 其他信息     地区: 浑江     TAG: 缝纫机 锅炉 出售
南昌近视矫正费用,南昌近视矫正需要多少钱,南昌近视矫正要多少钱
信息ID编号:774645     信息类型:     发布时间:2018-01-17 21:10:20

原标题:军情 | 恐怖主义正在逼近东亚?

邱震海

最近世界各地忽然爆发了很多伊斯兰国组织策划的恐怖袭击,伊斯兰国组织恐怖袭击已经消停一段时间了,最近为什么忽然死灰复燃?到底有什么内幕?恐怖主义是否正在你我的周围蔓延?今天我们为你解读。

背景

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英国、埃及、印尼、菲律宾,接连遭受伊斯兰国组织的肆虐,自杀式爆炸袭击一浪接一浪,死伤惨重,在菲律宾南部城市马拉维更首次有当地反政府武装向伊斯兰国组织主动投诚,这当中有多少是受到恐怖组织的策反,又有多少只是伊斯兰国组织冒名顶替,已经无从考究,但有一点能够肯定的是,恐怖主义已经蔓延到东亚。

伊斯兰国组织为何突现东亚?

邱震海:不是悚然听闻,似乎是有点事实。一个问题,为什么最近IS忽然冒出来,因为过去一年好像已经听的很少了,以为它在叙利亚被打垮了,为什么忽然在东亚地区又起来?

张泊汇(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主任):某种程度讲,肯定是它对所谓西方世界的反击,因为特朗普当选以后,把打击IS作为他的首要安全目标,然后他采取的行动也是前所未有的,伊斯兰国组织一定要在某种程度上回击他。另外一个就是在过去一年整个西方蔓延着反伊斯兰情绪,这使伊斯兰同西方文明之间的冲突加剧,这个就给了伊斯兰国组织更多的土壤去增强他们的活动。

方恩格(前美国共和党海外党部亚太区主任委员):我完全不同意他的讲法,一两年前奥巴马就带领全世界政府打IS,IS核心是在伊拉克跟叙利亚的边界那里,还有是在利比亚,那你打压他们,他们就会出去,会去欧洲、美洲或者东南亚的地区继续进行恐怖攻击。

——

特朗普的反恐战略比奥巴马略胜一筹?

邱震海:现在特朗普的反恐战略到底是什么?他跟奥巴马是一样的吗?

方恩格:我们看到他上礼拜去拜访中东,跟50位逊尼派领袖开会。他们达成共识,会继续打IS。那些IS都是逊尼派的,这些政府也是逊尼派的对不对,所以就是这些政府,他们有IS,所以就跟美国、俄国和西欧国家合作。

张泊汇:我想这之间有一个重大差别,奥巴马政府被很多人批评,包括美国媒体,说他对伊斯兰国组织的忽略,造成了伊斯兰国组织的强势崛起,因为我们都知道奥巴马的战略重点是亚太,他不想再重新陷入一场在中东地区的地面战争,那么这个恶果是显而易见的。那特朗普做的恰恰就是要在更高的层次上关注伊斯兰国组织,所以他增强军事打击,包括空军的打击,包括有限的地面部队的介入,在叙利亚。这些对全世界都是好事,因为只有美国才有情报能力和军事能力可以有效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如果他能够成功,那么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国家都会受益。

——

伊斯兰国组织的恐袭活动有无规律可循?

邱震海:好,那现在我们从情报和反恐专业的角度,首先从情报的角度,在台湾情报界人士萧台福先生,您觉得最近伊斯兰国组织主义有哪些新的活动规律?

萧台福(前台湾安全局第一处副处长):16年来我们归纳它的特色,第一个,它的攻击目标是回教帝国势力范围里面的异教徒的集中地,至于这个回教帝国势力范围我后面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再多解释一下,它这个异教徒的集中地最有名的代表就是2002年巴厘岛被攻击,第二个就是代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些地标,就比如说纽约的世贸大楼,第三个它的攻击目标也是现在才刚刚冒出来的,就是参与了攻击伊斯兰国组织而被伊斯兰国组织点名的这些个国家,它的软性目标。也就是说,像球赛、音乐会、机场大厅这些地方。

邱震海:好,刚才萧先生从台湾情报专家的角度,现在我们从中国大陆反恐专家的角度,在我们中国大陆是中国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的专题研究员兰博士,从大陆反恐专家的角度您觉得最近IS有些什么动向?有活动规律可寻吗?

兰迪(中国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专职研究员):伊斯兰国组织最近的具体表现形式,我大致从四个方面进行归纳,第一是它的组织形式,目前来说伊斯兰国组织由一个准军事化的割据势力正在向一个典型的恐怖组织形态转化,从它的活动范围来看,碎片化溢出效应非常显著,也就是说伊斯兰国组织正在向中东以外的其他地区、国家,特别是一些防范薄弱的地带,寻求突破口,比如说欧美、欧洲、东南亚、南亚、东亚,那么从手段方式来看,主要以不特定多数人集中的软目标为攻击对象,以人数较少的恐怖小组,或者是独狼为实施主体,以武装攻击、自杀式爆炸袭击为攻击手段,手段凶残,致死伤人数比较多。

从它的战略战术来看,主要两个方面,一个是加强了同其他恐怖组织的联动能力,另一方面,具体来说伊斯兰国组织或者派遣组织成员返回其本国策划实施恐怖活动,或者是煽动当地的激进分子就地进行圣战。

邱震海:萧先生,您的观点怎么样?同意吗?

萧台福:我们从统治者、被害者的角度来讲,这是恐怖活动,但是你从伊斯兰国组织来讲的话,他进行的是叫做不对称战争,那么在不对称战争的状况里,它可以不必选择对方所希望进行决战的时间、地点、方式来进行决战,这个是恐怖活动最大的特色。

邱震海:对,这个是从更加深层的一个面上,要考虑到它的所谓“作战方式”,那如果这样的话,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有一些什么对策呢?

兰迪:萧先生的观点我非常同意,也就是说恐怖主义问题它从表象上来看,表现出一种针对国家、社会的一种不对称的攻击态势,但是从深层次来说的话,之所以产生恐怖主义问题,它必然存在一个社会本源的一个问题,或者是地区,或者是国家内部,或者是国家之间的深层的社会矛盾,因此我们在有效进行反恐的对策制定过程中,一方面我们对恐怖主义问题要进行严厉的打击,另一方面我们还要着手从深层次的社会边缘性的问题去解决,去着手,这样才能达到一个标本兼治的一个基本方略,才能够彻底地遏制恐怖主义,特别是伊斯兰国组织在全世界蔓延的趋势。

邱震海:好的,非常感谢。刚才两位专家的讨论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点,联动。跟当地的极端组织联动,然后出现很多碎片化,很多溢出的效应。

在东南亚现场,马来西亚,是我们的老朋友,马来西亚总理的前政治秘书,胡逸山先生,逸山,在马来西亚和东南亚现在情况怎么样?

——

东南亚恐怖主义活动的情况如何?

(东南亚地区宗教概况 图表来源:the interpreter)

胡逸山(马来西亚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顾问):其实就马来西亚以及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现状来看,我们看到伊斯兰国组织的恐怖组织很积极的想要到,比如说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还有菲律宾的南部去招募这些,比如说未来的以及现有的一些恐怖分子。我看到可能已经存在的现象,反而是这些,比如说穆斯林人口占大多数的国家,或者是菲律宾南部他们有一些,他们对社会现状比较不满,或者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有所怀疑,他是寻求这种身份的认同。很多时候他们想要去附和伊斯兰国组织。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们会有这种碎片化的状态,比如说几帮人可能就自己干了起来,一个人也可能独狼式的干,也可能三五个人一起来干。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传统的使用这种破除有组织式的攻击的情报收集方式等,去破获这样的一个相对非常碎片化的一个恐怖袭击方式,可能还是比较困难的。

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面,我想是需要双管齐下的一个办法,一方面,以穆斯林为主的这些国家,的确要正视一些比较极端的宗教思维的散播,如何在极端思维萌芽的时候对其进行掌控,这一点很重要。另外一方面当然也是传统的我们常说的社会经济的因素,就是社会里的贫富悬殊,这种鸿沟你要想办法的把它搞好。

邱震海:怎么办?贫富不均是一个长期问题,不是我们现在能够解决的问题,那现在侦破手段怎么办?过去基地组织,至少还是有一个组织的,现在变成一个独狼式的袭击。

张泊汇:我想基地组织和IS在组织范畴、活动规律上不一定有一个根本的不同,因为基地组织本身就创造了一个新的形态,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一个分散的,但是互相又彼此联合的下垂式的一种活动模式,所以说我们今天见到这种现象并不是独特的,然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有非常强大的情报能力和打击能力,他们是可以有效应对的。在过去15年之中,美国已经相当完善地摧毁了基地组织,就他的全部领袖人物都被捕获或者被击毙,基地组织目前已经不再被重新提起。在世界能够在联手合作情况下打败IS,是有希望的。

邱震海:但是我觉得还是有点不同,你说美国摧毁了基地组织,把本拉登以及他下面的二号、三号人物通过各种的爆炸手段击毙,这个基地组织,组织是摧毁了,但是这次的IS他呈鸟兽状,它到世界各地去,跟当地的极端势力结合起来,换句话说它如果跑到某一个地方,我们说ABC随便某一个地方,这个人正好是对社会不满,对他老板很不满,自己心里压了一股怒火,有一些自然的极端情绪,然后正好这些极端势力,恐怖主义跟他心底的土壤结合起来,他今天中午跟老板吵架了,晚上可能就开车出去压人。所以这个跟基地组织还是有所不同的。

方恩格:这些东南亚、东亚国家政府的情报机关,要多学习、多投资。老师刚刚说,美国有这个能力,美国情报单位有这个能力,尤其是当初打基地组织,美国在某些程度上是成功的,但是这些国家,比如日本、南韩、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甚至中国,有没有这个能力?

张泊汇:这个就涉及到,如果是西方想要最终战胜IS,也要对这些国家提供情报资源,能力建设方面的资源,甚至军事资源,以增强这些国家打击IS的能力。

——

伊斯兰极端主义在东南亚潜伏已久?

邱震海:好,萧先生,从情报侦探的角度来说,现在这种独狼式的、孤狼式的袭击,能被侦破到吗?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是我觉得你很难去窃听他,因为他没有组织,他今天中午跟某一个人吵架了,他今天下午就去杀人,你怎么能够侦破到他内心,除非以后有人工智能。

萧台福:对于一个组织严密的恐怖组织,发号施令的领导人往往是躲在幕后的,这个时候跟踪他对外联络的交通,经常是收获很大的,但是对于独狼式的这种,一个人,他不跟任何人联系,还有一种就是家族式的恐怖对象,根据研究,有30%的恐怖组织成员,他们是具有亲属关系的。因为这些人的内聚力特别强,传统的情报手法打入拉出是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到这种团体的,所以你根本就难以防范。对于所有的恐怖活动,就跟犯罪防范一样,需要民众参与,形成一个无形,但是严密的社会监控网,这个往往是比较有效的方式。那么我在这个地方我想提醒一下,大家现在讨论IS好像都认为,2014年以后如何如何,事实上2002年印尼巴厘岛大爆炸案发生之后,那个时候我还在职,我们在跟西方国家讨论有关情况的时候,其实西方国家那个时候就已经注意到,就是在激进的伊斯兰信徒里面,他们有一种叫做,要形成一个叫caliphate,当时我们把这个名词翻译为回教帝国。这个回教帝国它所包含的范围是从大西洋的北非沿岸,经过巴尔干、土耳其、中东、中亚、新疆、巴基斯坦、孟加拉、马来西亚、菲律宾南部到印尼跟澳大利亚的交界处,但是他不包含印度和缅甸以及越南的中南半岛,他们要在这个地方实施伊斯兰律法。

(伊斯兰国组织在2014年公布的caliphate地图来源:英国Dailymail)

现在东南亚这些发生的恐怖活动,就菲律宾南部、印尼、马来西亚,就是他的一个代表。那么也就是说伊斯兰国组织虽然在中东的战事失利,他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的信徒正在向各地寻求在地化的发声,只要他能够推倒当地的政府的话,他还是可以建立成为回教帝国的一个范围。所以这个地方是我们大家要注意到的,它是有历史的,它不是突然兴起的。

——

美国拥有哪些反恐优势?

邱震海:从当年美国的反恐把基地组织摧毁,刚才泊汇也讲到了,到底有哪些经验是可以拿来讨论借鉴的?至少最近16年现在美国本土很安全。第二,IS再想攻击你们美国本土也不行。

方恩格:那是因为美国还是会在国外设立我们情报单位的据点,或者跟当地政府合作。所以如果恐怖分子要飞去美国,在美国以外地方就会被抓。

张泊汇:我想打败基地组织最重要还是因为美国采取了一个进攻性的战略态势,他在情报和军事上,军事能力大战略上都采取一个攻势战略,那这等于把战争带到了这些原发地,比如说美国,不光是入侵了阿富汗,他在叙利亚,在也门有大量的情报和打击活动,在巴基斯坦捕获了无数的基地组织的高级领导人,但是只有美国才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刚才讲,为什么特朗普总统今天高度关注伊斯兰国组织,改变了奥巴马对伊斯兰国组织的忽略,这个对我们都是一个好事情。

邱震海:那如果军事上也是,美国采取的战略是把战线拉的越远越好,美国本土越安全,在情报也是,刚才你说的,跟各国的情报机关合作,然后把情报战线拉的很远,最后保护了美国本土的安全,萧先生,从这点上来说,各国能够有所借鉴吗?

萧台福:把战争带到敌人的势力范围里面,这个是比较好的做法,那么美国现在他并不是说他没有激进分子,他也有,但是现在这些个人他活动的状况比较少,因为美国在这个方面,所有的不满分子他一定有一个前期的征兆,就是什么?他感觉不满,他开始发牢骚,那么美国在网络监控的时候他就可以找出来很多对象,开始进行监控了。

所以现在在美国,这样的人比较少,是因为美国能够把很多不满的对象实施前期的监控,另外一个来讲就是他可以把很多外来想要串联的恐怖分子,阻绝在美国之外。所以这个是美国比较占优势的地方。

张泊汇:那还有就是美国的纯技术能力,美国监听了几乎全世界的手机通话和电邮,只有他有这个技术能力。

邱震海:这是全世界人民损失我们的自由为代价换来你们美国的安全,当然也是换来世界的安全。

方恩格:这不止是美国的安全,也是全世界的安全。

张泊汇:全世界受益。

——

中国内外面临哪些恐怖主义威胁?

邱震海:我们聚焦中国,中国坦率的讲面临的反恐压力也非常之大,所以在我们的西安现场是,中国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的专职研员兰迪博士,兰博士,中国怎么办?

兰迪:那么我首先简单介绍一下,伊斯兰国组织对中国的威胁主要包括两部分,第一个就是对我们的中国海外的企业人员,海外利益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特别是我们中国目前正在加速推进“一带一路”战略,那么战略的沿线国家都可能存在程度不一的安全问题,其次对我们国家境内的安全威胁主要表现在,第一,它可能与我们境内的恐怖主义之间具有某种联系。其次,他利用网络、新媒体等方式来加强对我国的宗教极端主义渗透。第三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目前来说曾在海外参加伊斯兰国组织圣战,实施圣战活动的中国国籍恐怖分子回流问题非常严重,那么我们聚焦如何去应对这个问题呢?主要有以下五点。

第一点,我们中国依然坚定不移地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立场。其次,要加强与各个国家的反恐怖合作,特别是情报信息的交流共享,行使司法的协助与合作。第三要坚持依法打击恐怖主义的基本形式原则,严厉惩治符合中国刑法规定的恐怖主义犯罪和极端主义犯罪。第四,要注重对恐怖主义问题的社会动作治理,从社会层面上解决恐怖主义的根源性要素,从根本上清理滋生恐怖主义的社会土壤,最后要坚持去极端化的战略,通过文化、教育、心理、社会帮助、支持等多种方式强化反恐软实力,增强社会公众抵御极端组织的能力。

——

如何加强“一带一路”沿线的反恐战略?

邱震海:好,我再追问一下,你刚才提到中国“一带一路”沿线会存在很多的风险,坦率的讲,这目前是一个新的问题,而且恕我直言,也很难预防,因为“一带一路”经过的都是一些战乱地区,而且都是一些宗教、民情、宗情、社情非常复杂的地区,也是恐怖主义高发,高危地区,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可操作方案?

兰迪:第一我们要增强安全防范意识,特别是一些重要的“一带一路”沿线的一些国家,比如说中巴经济走廊,就是中国和巴基斯坦,特别是巴基斯坦他面临着严重的恐怖主义问题,可能会影响我们国家的海外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首先必须加强对重点地区的安全防范活动。第二就是我们要加强与各个国家的反恐怖合作,就像我刚才所讲的,一定要加强与各个国家的情报信息交流共享。

邱震海:好的,非常感谢兰博士,非常感谢。“一带一路”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先摆在一边,美国在全民反恐方面有哪些经验?

方恩格:其实很多国家有这个经验,不管是美国、西欧、以色列,他们都有经验。

邱震海:欧洲就不用说了,欧洲的反恐意识很差的,欧洲的机场基本没有反恐的检查,欧洲上去,尤其欧洲的飞机……

方恩格:欧洲早期他们机场,就是三十年前,四十年前他们的机场都受到恐怖攻击。

张泊汇:英国的经验非常丰富,在北爱尔兰,那么几个比较成功的国家,英国、以色列、美国,其共同的特点都是他们拥有世界最强大的情报单位,他们的情报单位都是最著名的情报单位。所以打击反恐最重要最重要的永远是情报,在中国最重要的还是要在情报搜集方面,倾注更大的国家的资源。

另外一个就是说,在海外的话,当然就是说还是要有一个规避意识,就说如果有一些地区它真正是高危地区,那我们可以说不去那里,这也是值得想的问题。

——

国际反恐面临哪些重大威胁?

邱震海:好,萧先生,您觉得在情报搜集方面,有哪些经验可以供中国大陆参考?

萧台福:在这个地方我倒不想提供情报方面的资讯,但是我倒想提醒,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美国也好,欧洲也好,中国大陆也好,现在反恐行动里面最大的一个梦魇就是恐怖活动加上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国际恐怖组织如果要取得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他大概就是从两个方面,一个是现金购买现货,第二个就是自行研发。那么要从国际购买现货的话,这个基本上是国际大国的市场,那么其他小的国家是没有这个路子的,但是如果要自行制造的话,他就牵涉到,一个是原料的获得,第二个是工具机跟技术,那么这两个方面倒是很多小的国家,小的地区都有相当的优势。在这个方面就需要各个国家相互的交换资料,哪一些原料,哪一些资料,哪一些技术,哪一些工具机需要列入管制,这个就必须要互相合作了。

邱震海:伊斯兰国组织,你说它是将败未败,表面上看上去已经被打散,但是打散往往呈现一种更加危险的一种趋势,那就是碎片化溢出效应,跟当地的极端势力呈一种联动的能力,所以恐怖主义正在逼近你我生活的东亚地区,恐怕不是一个危言耸听的命题,而是需要我们实实在在去正视的一个问题,希望我们今天讨论对你有所启发。

邱震海

伊斯兰国组织虽被打碎,但是正在四处逃散,这是一个更加危险的信号,所以恐怖分子正在向东亚蔓延,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到底如何应对,这是一个命题,如果你要问我的观点,那从刚才讨论当中,我们可以看出。第一,加强情报搜集。第二,加强全民反恐,恐怕是唯一的两个选择。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阅读原文

”收看节目往期视频

编辑:范丽雅、蒙小度

推荐阅读:

·高能!教你来一场不花钱的毕业深度旅行

·独家 | 林郑月娥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专访:下届政府将积极有为促经济

·他赤脚穿旧皮鞋坐二等座 78岁仍笔耕不辍 被网友赞“高铁二等座最高贵的客人”!



联系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白山在线网站看到的,谢谢!
电话/手机:
发布会员:有你幸福
如果此信息不适合,您也可以发布一条信息,坐等反馈 ?我要免费发布
网友评论 (留言联系信息发布人,推荐使用即时通站内短信)
评论加载中...
赞助商推广链接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内容均为会员发布,请注意识别验证信息的虚假。据此交易风险自负!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连带责任。
    0439.com All rights reserved.白山在线版权所有 客服热线:电话:0439-333043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